官静婴灵

【伞修】梦比乌斯环10

宿醉之下写不出糖就发发刀子吧_(:зゝ∠)_
糖什么的,明天再说吧_(:зゝ∠)_
应该还有三章就完结了_(:зゝ∠)_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执手》将于今年七月中旬开售。
走咸鱼,贫穷使我无法在淘宝开店○| ̄|_
我所有的文——归档
+♥+:;;;:+♥+:;;;:+♥+:;;;:+♥+:;;;:+♥+:;;;:+♥+:;;;:+♥+:;;;:
10
  
  正如苏沐秋所想的那样,叶修真的没有放弃反而重组战队东山再起,一举夺得了荣耀第十赛季的冠军,继斗神一叶之秋后,散人君莫笑在荣耀里大放异彩。
  
  “我说老叶啊!我一直都想问,这君莫笑是你什么时候准备的底牌?可不要告诉我们你是心血来潮啊!这招可不管用。”
  
  兴欣战队的庆功宴上,魏琛难得放开喝了点酒的他脸上有着淡淡的红晕,这时正搂着叶修的脖子“威胁”其老实交代君莫笑的来历。
  
  叶修有些嫌弃的推开魏琛,说:“就是在荣耀刚刚开服那会儿,对散人什么的都没有限制,就和朋友弄了一个散人号,千机伞就是他研制的。”
  
  “哇!你那朋友这么厉害的!这究竟是何方神圣?”魏琛问。
  
  “他啊……他就是……”叶修突然愣住了,“他……我不记得了。”
  
  “我去!老叶,不带你这样的啊!话说一半你就忘了!”
  
  “人老了,有些事情就不记得了。”叶修起身离开了座位,“我去一趟洗手间。”
  
  一直在一旁的苏沐秋跟随着叶修一起出了饭店的包间去了洗手间。
  
  洗手间里,叶修双手撑在洗手台上,愣愣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怎么就不记得了呢?”叶修喃喃自语着,“明明……是那样熟悉的人,明明……名字就在嘴边。怎么就不记得了呢?”
  
  苏沐秋听到了叶修的话,心里一痛,走到叶修的身后伸出双臂从叶修的背后环抱住他。
  
  “没关系的,不记得没关系的。”苏沐秋知道叶修听不见他说话但是他却感觉这样能够安慰到叶修,“这不是叶修的错,是苏沐秋不愿意让叶修承受本不该承受的痛苦,苏沐秋想看到的是叶修和苏沐橙能够开开心心的打荣耀。”
  
  苏沐秋说得专注,他没有看叶修的表情,所以他也没有看到叶修此时此刻已经通红了的双眼和眼中迟迟没有滑落的眼泪。
  
  离开了洗手间,叶修似乎失去了继续回去庆祝的心思,用刚刚买的手机给苏沐橙发了条短信说自己先回去后就一个人离开了饭店。
  
  此时是晚上九点,正是H市的夜晚喧闹的时候。因为第十赛季的关系,叶修已经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不做一点伪装的在大街上行走了。
  
  拉高衣领,避开人流量最密集的大街。苏沐秋跟随着叶修穿过小巷,最后来到了公交车站。
  
  “南山公墓……”叶修读着公交站台上的站名,“总是感觉要去一趟那个地方,可是……这是为什么呢?”
  
  苏沐秋当然知道叶修为什么要去南山公墓,以前在叶修还记得他的时候,南山那里他的墓前静静地埋着三枚职业联赛的冠军戒指,而当引渡人抹去了苏沐秋存在的所有痕迹后那三枚戒指已经回到了叶修的身边,没有一丝泥土的气息就像从来都不曾被埋在一个叫苏沐秋的人的墓前。
  
  “算了,可能是我多想了吧。”叶修笑着摇摇头上了刚刚靠站的公。交车。
  
  苏沐秋看着坐在公交车座位上的叶修,失去了那三年的记忆定然是很痛苦,可是一切的都是因他而起,如果当时他能够控制住自己不去触碰叶修,叶修就不会进入到他的死亡循环,一次又一次的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去,他就不会决定成为引渡人,叶修的记忆就不会被抹去,就不会像如今这样的茫然。
  
  遗忘与见证死亡,对于两个都在自虐的人来说,到底哪一个更加痛苦呢?

评论(9)
热度(27)

已退圈全职圈,纯全职党看文请勿关注
上学期间每周星期天晚上更新
佛系写手,喜欢评论,不喜欢催更

© 官静婴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