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静婴灵

写小说,心要诚,范儿要正,不能总想抖机灵

萝北北:

作者要有作者的自觉和自尊。


年初的时候突然意识到,我为什么要去写。也就是那时候,重新审视了一遍自己的lof,狠狠心删掉了两大篇连载和一些哗众取宠的东西。萝北本人是当过网编的人,当然知道如何去取悦读者,我可以每天用两个小时写一些铺满了爽点的有趣的网文。可我突然清醒地认识到当我这样去做的时候,已经失去了自我。


也就是那个时候开始走神交的路线,偶尔开车,大多数时间,沉闷而沉重。当我开始写《家宴》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会狂掉粉狂掉热度的心理准备(然鹅并没有,超感动QAQ)。红海行动的《人面桃花》和《无问西东》也都完全没有抱着“我要写一个有趣的故事”的想法去写。回头自己看的时候,甚至没觉得里面有什么特别的梗——几乎等于没有情节了。他们沉闷而沉重,我尽量地,尽我自己所能地去贴近现实——他们究竟会过什么样的日子?陆琛的残|疾带来生活上的歧|视,爱人死|亡带来的神经敏|感和故作坚强,战|争带来的惶恐和阴霾,以及那些在阴霾里仍需要继续前进的日子——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什么样的心情。


也许这样会让他变得并不是那么吸引人,但我仍然想尽力去贴合,不去回避。


这其实是一座高峰,要不断地不断地去攀登,攀登文字,攀登真实,攀登自己。每次发完文都会有一种彻头彻尾的空虚,然后陷入深深地恐惧——我该如何去超越目前。攀登和超越的过程是很痛苦的,但是这种蓬勃的进步感甘之如饴。


在我的人生规划里,我当然是愿意去做一个以写作为生的人,愿意去当一个网文写手,取悦读者也并不是一件可耻的事情啊。但在没有利益干涉之前,我希望自己不断去在痛苦里攀登和超越,不希望自己停留在“脑洞很棒情节很好”的层面上,不想去回避沉重和痛苦,想去表达我心里觉得真的有意义有价值的事情。


可能我会是一个过于严格过于拔高的人,很多朋友说你写同人不就是为了爱为了爽吗,又没有收入,干嘛那么憋自己。某段时间里我也是这样认为的。但是正如文中所言——


作者要有身为作者的自觉和尊严。


这是我自己选的路哇。


所以真的很感谢你们还继续喜欢沉重的,没有梦幻和脑洞的,真实的我。


(人 •͈ᴗ•͈)۶♡♡


孤傲无碘盐:



告诫自己!一定不要浮躁啊,静下心来好好读书,读好书!创作是寂寞的事,要耐得住寂寞!




纳兰妙殊:







我的责编最近在四处寻找能签约的作者,跟星探找美女一样。




除了年轻人,她也签成名作家,比如刘宇昆、马伯庸、冯唐、蒋方舟。昨天她跟我说她签了冯唐,我问,你觉得冯唐怎么样?




她说,他人很好玩的,改天咱们一起玩。




我(擦汗)说,算了。




她竟然说,我看到你在lof上写的那篇“众筹阉了冯唐”,哈哈哈哈。




我:那你还让我跟他……玩!




另一方面她也在努力发掘没成名的作者。有时她会问我,你看看这个作者的豆瓣文章,觉得写得怎么样?




这几天跟她反复聊过这个问题。




——注意,以下只针对小说,不包括同人文。看法非常私人。非常私人。非常私人(也就是我不会改变的意思)。




从网络上挖掘出的热门作者,如豆瓣红人,知乎红人,简书红人,问题在于,他们的小说有趣是有趣的,灵气也有,但网文痕迹太重。




网络文体的优点是:有意思,包袱又多又密集。因为网上的读者老爷都是很不耐烦的,两百字内还没抖出个包袱,人家就关页面不看了。




这让网络热度高的作者都特别善于讨好读者,隔两句话就让你嘻嘻一下。但这种文章印成书,就会觉得油滑肤浅,一页纸一页油似的。而且,这不是正经作者的路子。




这个可以作为作者的起步阶段,但应尽快摆脱这个阶段。




写小说,心要诚,范儿要正,不能总想抖机灵(天啦怎么押上韵了Orz)。




写豆瓣/知乎/简书/公众号红文跟写小说是不一样的。




作者要有“作者”的自觉与自尊。




 




——作者有责任让读者觉得愉悦(不是说只能写喜剧,精彩才是愉悦的来源),但不能为了故意讨读者喜欢,做小伏低,低到尘埃里,失去自己。




——“幽默”与“油滑”(故意咯吱人),“精彩”与“抖包袱”的区别,还是有很多作者和读者分不清。




说起来,总在网上写“红文”也容易被读者捧坏了。写个关于喵星人成精、说人话教铲屎官修洗衣机的故事,读者们一片喊好萌啊好可爱啊萌死了萌死了好治愈你写得太好了……是很萌,但是萌完了呢?




我的责编的感想是:在一个油滑被当做聪慧的时代,作者是多么容易就被读者的几个称赞迷惑淹没啊。




教学相长,作读相消。读者和作者们就在这种萌萌的治愈的美梦里,日渐幼稚下去,读的人懒得读“不萌”的,写的人也懒得写更深刻的了。




很多xx红人发在网上的原创小说,对人物的刻画仍停留在“贴标签”这个层面,主角配角都是扁平化的,导致很多故事还停留在天涯那些吐槽婆媳关系的热帖水平。这是另一种“范儿不正”。




太阳底下无新事,故事就那么多。“出轨”这种故事,庸人写出来就是八一八极品小三的贴子,大师写出来就是《包法利夫人》和《安娜卡列尼娜》。




让人叹息的是,我的责编说她有的同事说:这xx小说是很幼稚生硬,但这就是现状,大家都这么写,你那么严格要求的作家有几个?




(是做网红自拍吸粉开淘宝店,还是为了演好电影增肥毁容磨练演技争取奖项?)




记得两年前开个什么会,一位作家谈阿乙的小说,只说了一句:“我想,我们都要努力去找自己的‘窄门’。”




这是《圣经》的典。耶稣说:你们要进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




唉……




还是那句感想:范儿要正。哪怕初级阶段难免写得粗糙,但那是正正经经写小说的架势。




说实话,“私淑”鲁迅汪曾祺、奥康纳、福克纳、塞林格,还是流潋紫、桐华、张嘉佳、风行水上……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阿乙老说他二十多岁才开始读书。但他一上手,那范儿就是正正的,完全不走弯路。这点太赞了。












(2017.11.6,现在编辑大姐签的刘宇昆、马伯庸、冯唐、蒋方舟的书都已经做出来上市了,只有我交稿晚,还没上市…………羞愧…………)





评论
热度(6870)
  1. 樟脑丸纳兰妙殊 转载了此文字

已退圈全职圈,纯全职党看文请勿关注
上学期间每周星期天晚上更新
佛系写手,喜欢评论,不喜欢催更

© 官静婴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