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静婴灵

相伴走过【一期三日】11

今晚太累了,明天中午会补更一章。
说好的两章,不会骗你们的_(:зゝ∠)_
渣婶出场了,但是不知道要怎么虐……

求红心,求评论,求关注!!
10
+♥+:;;;:+♥+:;;;:+♥+:;;;:+♥+:;;;:+♥+:;;;:+♥+:;;;:+♥+:;;;:
11,
  
  3V01号本丸审神者玉雨,在职期间因未履行职责导致本丸暗堕,后被政府暗堕讨伐部队歼灭……
  
  一期一振看着资料上不足一页纸的寥寥数语,此时的心情说不上是怎样的感觉。
  
  明明应该是一个有着罄竹难书罪名的罪人,可是政府对于她的记录却是这样的轻描淡写。
  
  【刀剑们是维护历史的工具,我们审神者又何尝不是时之政府的工具呢……不过是相互利用罢了。】
  
  记忆深处,审神者曾经自我感叹过的话语又一次回响在耳边。
  
  “一期殿,秋大人说她要多花一些时间和玉雨单独聊一下,请您跟我去休息室等候吧。”狐之助走到一期一振的面前说。
  
  “我离开了的话……主人她……”
  
  “请您放心,这里是政府专门用来收监犯下重大过失的审神者的地方,不会有危险的。”
  
  听到狐之助这样说,一期一振就明白了,他是非离开不可。于是,没有过多的话语,一期一振默默跟随着狐之助去了等候室。
  
  “好了,现在就我们俩了。”审神者看着被束缚在阵法里的玉雨说,“告诉我,究竟怎么样才能救三日月?”
  
  “呵呵……值得吗?”玉雨苍白的脸上透露着怪异的表情,“他们不过就是任我们肆意玩弄的复制品罢了,碎了还会有新的。为了一把复制品,你就这么质问我?”
  
  “值得不值得,告诉你又有什么作用?”秋反问道,“以前,三日月是你的刀剑,他的死活确实与我无关,但是从和我签订契约的那一刻起,他就是我的刀剑,自家的孩子被欺负,不去帮他出头的话,怎么做好一个大家长?”
  
  “孩子?出头?”玉雨嗤笑了起来,“你居然这么称呼个对待那些连神明都算不上的怪物!”
  
  秋看着对方眼中清晰明了的讽刺,眉头皱了皱,朝着阵法又走了几步。
  
  “真不知道,你当初是怎么当上审神者的。”秋冷冷的说,“时政的实习期难不成是摆设吗?”
  
  “哈?实习期?”玉雨笑得更加开心了,“那种东西只要演演戏就好了,不过就是一年而已,稍微忍耐一下就过去了,而且看着已经和我培养出感情的他们露出那样绝望的表情,真是有趣得紧!”
  
  “疯子!”秋咒骂了一声,“和你继续说下去,我真担心自己会不会忍不住杀了你。把治愈三日月的方式告诉我,立刻,马上!否则你就会知道,什么叫做连死都是奢望。”
  
  玉雨闻言收敛了笑容,歪着头无辜的看着秋说:“好啊,我可以告诉你。不过,我要再见三日月一面。”
  
  见三日月?
  
  秋打量着玉雨,她可没有忘记三日月如今的模样就是被眼前的这个人弄出来的。三日月好不容易慢慢从过去的阴影里走了出来,再见到玉雨,会不会让三日月再一次缩回自己的保护壳里,这是秋最为担忧的。
  
  “怎么?不敢?”玉雨挑衅的说,“嘴上说着三日月宗近已经成为了你的刀剑,难不成你们到现在还没有签订契约?”
  
  这是想要激怒自己然后从自己嘴里套取可以利用的一切信息吗?
  
  秋挑了挑眉,她还真是没有想到,这个玉雨这么快就有了狗急跳墙的趋势。
  
  “好啊,我可以让你见三日月。”秋笑着说,“不过,时间,地点都必须听我的。别想和我讨价还价,你真的以为我没有其他办法从你那里拿到治愈三日月的方法吗?”
  
  “你!”玉雨一时语塞,她怎么就忘了,自己早已经是阶下囚,灵力被封死的如今,自己哪里有能力对抗时政的初代审神者。
  
  “人,要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秋凑到玉雨面前隔着阵法对着对方低语,“你最好记住这句话,见面的时候不要太惊讶了。”
  
  玉雨瞳孔极速收缩,惊恐的看着面前的秋,作为人类的求生本能在不断的对自己发出快逃的警告,可是自己却怎么也动不了。
  
  “……哈哈,是吗?”玉雨抬起头直视着秋的双眼,“那么,我就拭目以待了!”语气里,是压抑不住的颤抖,不知道是气得还是吓得。
  
  

评论(2)
热度(16)

已退圈全职圈,纯全职党看文请勿关注
上学期间每周星期天晚上更新
佛系写手,喜欢评论,不喜欢催更

© 官静婴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