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静婴灵

相伴走过【一期三日】08

开学深夜爆肝二连更_(:зゝ∠)_

学业逐渐繁忙,估计只有周末才会更新了。

谢谢大家的关注w

在秋的本丸里,婶婶和刀刀都是天使。

自割腿肉系列,不足之处还望多多包涵w

求红心,求评论,求关注!

07

+♥+:;;;:+♥+:;;;:+♥+:;;;:+♥+:;;;:+♥+:;;;:+♥+:;;;:+♥+:;;;:

08,
  
  放下手里年代久远的纸质咒术书籍。审神者秋轻轻按压着涨疼的太阳穴。
  
  还是找不到……
  
  那个致使三日月宗近失明和失忆的诅咒。
  
  如果再不快一点,三日月宗近就会因为咒术变回一把没有灵力的普通刀剑复制品了。
  
  审神者与刀剑一旦签订契约便是单方面的一体同心,刀剑无法感受到审神者的状态,审神者却可以完整的感受到刀剑的变化。
  
  自与三日月宗近签订契约开始,秋就很清楚的感知到了三日月宗近体内诅咒的强大,她给予三日月多少灵力,诅咒就会将那些灵力吸食殆尽,如同寄生虫一般一点一点的榨干被附身的刀剑以及审神者。
  
  秋是同一届审神者中的强者,纯净且庞大的灵力让她成为了审神者中的佼佼者。就算她并不介意给三日月多于其他刀剑的灵力,可是她也很清楚这不是长久之计,若有朝一日她的灵力枯竭,那么不止是她和三日月宗近,整个本丸都会迎来灾难。
  
  “审神者大人。”狐之助出现在求的面前。
  
  “批准拿到了吗?”秋问。
  
  “还没有,上面说,由于您请求会面的刀剑付丧神本尊超过上线,他们需要询问刀剑付丧神的意见。”狐之助说。
  
  “这样啊……”秋皱眉,“那需要等待多久?”
  
  “最快两个月,最慢半年。”狐之助说。
  
  “时间差距这么大?”
  
  “因为有的付丧神大人只提供分灵,平时不是四处游走,就是沉睡不醒。所以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找回或是唤醒本尊。”狐之助解释完从随身空间里拿出一份文件交给秋。
  
  “这是……”秋看向狐之助。
  
  “这是从政府阴阳阁那里得到的批准,在等待付丧神本尊期间,您被特许进入阴阳阁翻阅阴阳术卷轴。”狐之助解释道。
  
  阴阳卷轴……
  
  秋愣了愣,随即笑了:“当初说我有犯上作乱之嫌,死活不让我进入阴阳阁学习,想不到如今却又同意了。”
  
  “其实是因为那一次的讨伐任务不知从何种途径被传播了出去,虽然没有说出全部事实,但也在审神者之间引起了不小的波动。”
  
  “所以为了安抚审神者,就连当初对我严防死守的阴阳阁也不得不对我开放。”秋的笑容越来越有了嘲讽的意味,“人类啊……还真是有趣呢。”
  
  “您不同样是人类么?”狐之助歪头,他是政府的量产式神对于一些事情也只是一知半解的程度。
  
  秋伸手抱起狐之助,一下一下的抚摸着小狐狸光滑的皮毛。
  
  有些事情,还是不要让这个一知半解的小家伙比较好,不然就不好玩了。
  
  与此同时,秋的本丸内,一场趣味的本丸猜谜游戏正在进行着。
  
  作为资深的本丸,除去刚刚来到本丸半个月的三日月宗近,秋本丸的刀剑们都已经满级且正式编入讨伐部队。
  
  在没有讨伐任务的日子里,不能出阵的刀剑男士们,就会举行各种各样的活动,即使审神者为他们购置了不少现世用来玩乐的物件也从来没有中断过。
  
  “你来比划,我来猜。粟田口鲶尾藤四郎,骨喰藤四郎,优胜!!”陆奥守大声的宣布着结果。
  
  “真是的,双生子还真是作弊啊。”鹤丸打趣道,“弄得我都希望自己可以有一个兄弟了。”
  
  “如果那样的话,主人会很头疼的。”深知鹤丸搞事本领的烛台切说,“而且鹤先生的内番远征次数也会增加吧。”
  
  “真的,我有小光你说的那么差劲么。”鹤丸装作不满的样子说,“没有惊吓的人生可是不完美的!没有惊吓的鹤可是会死掉的哦!”
  
  “嗨嗨!”烛台切无奈的笑着说,“不过还是希望鹤先生能够控制一下自己,您的内番次数已经延长到三个月后了。”
  
  “哈哈哈……真热闹啊……”因为双眼失明的原因而坐在走廊边的三日月笑得格外开怀。
  
  “三日月殿要不要也加入进去?”在一旁围观的加州清光问道,一期一振去帮三日月拿茶和茶点去了,暂时由他来照顾三日月。
  
  “哈哈哈……爷爷也想呢。”说着三日月伸手抚摸了一下缠在眼睛上的布条,“不过,老爷爷我看不见呢。真遗憾呢。”
  
  “谁说猜谜一定要看着的?”清光故作神秘的说。
  
  三日月宗近歪歪头,正准备询问时,就被陆奥守元气满满的声音打断。
  
  “哟西!现在我们来玩蒙眼词的游戏吧!!还是老规矩,出题人所写的词语不能超过四个字,不然就算作失败。那么,要参加的赶紧报名吧!!”
  
  “呐呐!三日月我们一起报名吧!!”今剑扑到三日月的怀里撒娇,“我和岩融他们都一起参加过了。就差三日月了!好不好?好不好?”
  
  “呀嘞呀嘞……我可不怎么擅长啊……”三日月有些犹豫,在过去的那个本丸,被封闭在锻刀室的他曾透过禁闭的门听过不少短刀们说的游戏名,但是他却从未能够参与其中。
  
  “嘛嘛,游戏而已,重在参与而已。”清光在一旁帮腔,“今剑很早之前就一直嚷嚷着说等你来了一定要带你参加游戏的。”
  
  “那好吧,不过要是输了的话,今剑殿可不要生气啊。”三日月说。
  
  “才不会生气呢!”今剑不满的说。接着就拉着三日月找陆奥守去了。
  
  “所以这就是你昨天晚上回来迟了原因吧。”大和守安定双手叉腰看着清光,“真是辛苦了呢,初始刀大大。”
  
  “只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清光摆摆手表示不值一提,“而且主人也希望三日月能够尽快忘记过去,融入进来的。”
  
  “嗨嗨~”安定应到。
  
  第一次得以参与到游戏之中的三日月很开心,以至于他都没有察觉到最后一句在他手心上写字的人从药研变成了审神者。
  
  “哦呀……”三日月先是愣了愣然后皱眉,“是……主上么?”
  
  “三日月殿快说,是什么词语?”乱的话语成功的岔开了话题。
  
  “……”
  
  三日月无法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所真要找一个词语,必然是百感交集。
  
  “……抱歉,刚刚有点走神,能拜托再写一遍么?”三日月说。
  
  ……
  
  对方依旧没有说话,只是抬起三日月的手,一笔一划的又写了一遍。
  
  “……谢谢您……主上。”三日月对着面前的审神者深深行了一礼。
  
  “哎……三日月殿就快说说,到底是什么词语啊?”药研也难得的掺和了进来,“再不说就要输了哦。”
  
  微风吹过本丸,拂过在场所有人的脸颊。
  
  在微风中,三日月说:“答案是,欢迎回家。”
  
  
  
  

评论(2)
热度(38)

已退圈全职圈,纯全职党看文请勿关注
上学期间每周星期天晚上更新
佛系写手,喜欢评论,不喜欢催更

© 官静婴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