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静婴灵

相伴走过【一期三日】09

本章要点:
1,一期一振自三日月来之后就再也没有做过梦

2,本丸即将举行赏樱活动

3,渣婶的一个病态的喜好

4,三日月记忆回复0.1%并且持续恢复中

自割腿肉系列,ooc有,不喜勿入。
还有一章,每周两章连更!
求关注,求评论,求红心!!!!

08

+♥+:;;;:+♥+:;;;:+♥+:;;;:+♥+:;;;:+♥+:;;;:+♥+:;;;:+♥+:;;;:
09
  
  一期一振发现,自从三日月来了以后,他就在也没有做过任何关于大阪城,关于过去的梦了。
  
  “这或许是一个预示。”审神者猜测到,“从我上任到你开始频道做梦为止,本丸内从未出现过一次三日月宗近,而从我们开始讨伐暗堕本丸开始,几乎每一次回来都可以带回一把三日月宗近。只不过,他们停留的时间都不长,而如今的这把三日月宗近出现后你就再也没有做过关于大阪城的梦。这可能就昭示着这把三日月宗近是原本就应该留在我们本丸的刀剑。”
  
  听到这样的分析,一期一振点了点头,自然而然的忽略了心中一闪而过的异样情绪。
  
  “说来,按现世的时间算来,三日月宗近是在初春来到我们本丸的呢。”审神者说。
  
  “是的,转眼间已经过去快三个月了。”一期一振回答。
  
  “那就是已经到了赏樱的季节了。”审神者低头思考着,被遮挡住的面容让一期一振无法清楚的明白她的想法。
  
  “一期,我们举办一个赏樱会吧!”审神者突然开口。
  
  “哎?”
  
  “这些日子一直在为了诅咒的事情不断忙碌着,三日月来到本丸都没有正正经经的好好的给他办一场欢迎会,而且我也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好好陪过你们了,虽然你们嘴上不说,但是还是希望我可以好好和你们说说话的吧。”审神者带着笑意说。
  
  审神者要全本丸准备赏樱的事情仅仅一个上午就传遍了本丸。
  
  赏樱的前三天,本丸停止了远征和讨伐任务,博多拿出本丸的存款给主持整个准备的长谷部进行活动资金的安排。
  
  一时间,刀剑们各司其职,就连最喜欢搞事的鹤丸都在很努力的帮忙。
  
  “哈哈哈,真是热闹啊。”和室里和秋对坐的三日月听着本丸的动静笑到,“真是好久都没有感受过这样的热闹了。”
  
  “我们本丸就是这样,热热闹闹的。”秋一边说着一边从一旁小炉上将烧得滚烫的水拎起来倒入紫砂壶里。
  
  “哈哈哈……甚好甚好。”三日月用鼻子吸了口气,“好香啊。”
  
  “明前龙井,我托狐之助帮我从现世带回来的。”秋说着将泡好的茶倒入小巧的茶杯中,“以前三日月你还没有来之前,我看其他本丸的三日月都喜欢喝茶所以就一直记着的。这明前龙井是我偷偷留的,连莺丸那个茶痴我都没有给他尝过。”
  
  “那爷爷我还真是受宠若惊啊。”
  
  “没事啦!以后茶叶什么我管够,三日月你想怎么喝就怎么喝。而且莺丸有他专门的茶叶供应,你不用担心他会因此嫉妒你的。”
  
  “……哈哈哈,姬君还真是聪慧啊!”三日月笑着说。
  
  秋笑了笑没有说话,对于她的本丸来说,三日月宗近无疑是一把最特殊最让人心疼的刀剑。
  
  如今,她获准进入时政的阴阳阁可是却依旧没有找到或许咒术的丝毫线索,秋很疑惑也很愧疚,她只能从三日月原生本丸的审神者下手。可是,这个人当初假死离开本丸,现世的茫茫人海何时会找到都是未知数。
  
  无依无靠的秋视本丸里所有的刀剑如亲如友,从上任的第一天开始,秋就决定要做一个能够强大到保护自己刀剑的审神者。现在她的实力是时政里公认的强大,可她却没有办法让三日月重见光明。
  
  刀剑原本属于战场,不能够上阵对于刀剑太残忍了。
  
  “姬君,姬君?”
  
  “啊?抱歉三日月,刚刚走神了。”秋满是歉意的对三日月说到。
  
  三日月摇摇头表示自己不在意。抬起茶杯又喝了一口茶,缓缓开口道:“说起来,最近我想起来,我在以前的那个时候,喝过一种茶。”
  
  “嗯?什么茶?”
  
  “嗯……其实也不能说是茶吧。”三日月在依旧模糊的记忆里努力搜索着,“那是一期殿,就是以前的那个一期一振泡给我的。”
  
  那个本丸的一期一振泡的茶?
  
  秋挑了挑眉表示自己还是第一次听三日月谈起那个本丸的一期一振。
  
  “味道没有姬君你的这个茶的味道浓厚香甜似乎还有一丝的霉味。”三日月说,“茶汤似乎很淡几乎和白水一样,但是我记得那个茶里,有着桂花的香味。”
  
  桂花的香味……
  
  秋思索着,她记得那个被讨伐的本丸里确实有不少的桂花树,据狐之助说,那是因为那个本丸的审神者很喜欢桂花,如果有刀剑擅自动了那些桂花都会遭到严厉到残忍的责罚,这是一种几近病态的喜欢。
  
  三日月在原生本丸喝的茶水里有桂花的香味,怎么也不可能是审神者同意的,那么只有可能是那把一期一振擅自做主往茶水里加入的桂花。
  
  这么做……难道仅仅是为了用桂花的味道掩盖茶叶早已经霉变的事情,让味道不那么难以入口么?
  
  三日月宗近失忆,秋所思所想都只能是猜测,毕竟她不是当事人。
  
  “你说的那个应该桂花茶。”秋回答道,“如果你想喝,我今天就去万屋买回来,明天泡给你喝。”
  
  “姬君其实不用这么麻烦的。”三日月带着礼貌的疏离说,“也就是那么随口一说,不必如此挂心。”
  
  “三日月……”秋看着三日月即使现在的三日月看不到她,“你现在是我的刀剑,如果连自己刀剑的这么点小小需求都不能满足,那我这个审神者岂不是太不称职了。更何况,我还希望你可以提更多任性的要求。”
  
  在秋的本丸里,哪怕是有日本刀之父称号的小乌丸都会时不时有些任性的表现,三日月实在是省心到让人心疼。
  
  即使有一期一振的从中调和以及那一次猜谜游戏的基础,秋依旧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三日月宗近对他们的疏离。
  
  那样的疏离,就好像三日月宗近随时都会离开一样。
  
  “审神者大人!”“姬君我……”
  
  突然出现的狐之助打断了三日月宗近的话。
  
  “找到了!您说的那个人!”
  
  “嗯,效率不错,你把相关资料先放到我的房间吧。”秋撸了一把狐狸毛说到。
  
  “好的!”狐之助应了一声凭空消失了。
  
  “三日月,我还有一些公事要处理,一会儿一期就应该会过来陪你了,好好的说说话吧,你会喜欢上本丸的大家的。”说完,秋转身离开并没有看到三日月抬起的准备挽留的手。
  
  放下手,三日月宗近清楚的感知到审神者的离开。
  
  狠狠地颤抖了一下,三日月靠在门框上抱住自己的双膝,整个人显得孤独又无助。
  
  他果然……还是走不出,那个寂静又黑暗的噩梦。
  
  不要独自一人,谁可以……救救他?
  
  “三日月殿?”
  
  熟悉的声音唤回了三日月的意识。一期一振担忧的看着缩成一团的三日月。
  
  一期一振!!
  
  几乎是本能的,三日月扑进了半蹲着的一期一振的怀里,即使理智告诉他,这不是那个本丸的一期一振。

评论
热度(22)

已退圈全职圈,纯全职党看文请勿关注
上学期间每周星期天晚上更新
佛系写手,喜欢评论,不喜欢催更

© 官静婴灵 | Powered by LOFTER